货币宽松下的风险与挑战

2020年,从货币政策对于投资的影响看,在全球货币政策延续宽松的环境下,新的挑战与风险将渐次兑现。

宽松力度边际减弱滋生风险,新兴市场货币贬值阴影难散。虽然美联储在转鸽之后,或将延续宽松立场,但这并不意味着新兴市场货币可以高枕无忧。第一,经济政策不确定性主导近期新兴市场货币走势。过去一年来,对于新兴市场货币波动风险,政策不确定性的短期内影响力要高于美联储降息进程。随着全球贸易博弈和地缘政治冲突的长期化,2020年新兴市场货币或将遭遇阶段性、结构性的风险冲击,经济内生动能和政策空间的差异也将导致币值表现的分化。

第二,宽松力度边际减弱,美元指数下行空间有限。虽然2020年美联储仍大概率维持相对宽松立场,但短期的降息增量空间不大,维持与今年同样的降息力度几乎不可能。此外,考虑到消费者信心指数仍在高位,劳动力市场相对稳健,美债利率曲线也重回陡峭,2020年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已大幅降低,但欧元区却仍受英国「硬脱欧」不确定性影响,经济有持续疲软的可能,二者均对美元指数形成支撑。

我们的测算表明,2020年新兴市场最危险的十大货币依次为:委内瑞拉玻利瓦尔省、阿根廷比索、印度卢比、巴西雷亚尔、土耳其里拉、南非兰特、印尼盾、马来西亚林吉特、白俄罗斯卢布、越南盾。

负利率常态化带来投资选择挑战,稳定票息或成为新的追逐。在主要发达经济体整体利率水准处于并将维持在歷史低位的环境中,票面利率/派息率相对较高的低风险资产保持了「债」的属性。低息/负息债券的总回报源于资本增值,但在超低利率的环境中,凸性作用明显放大了高久期债券价格对于利率变动的反应幅度,进而呈现出更多的「股」性。对于支出刚性的长期投资者,匹配资产和负债久期固然会引致其对于长期低利率债券的被动需求,但考虑到超长期限低息债券的价值高波动性和持有到期策略的大范围失效,其资产组合中仍需要维持相当比重能产生稳定现金流的资产。

在此情形下,币值稳定的经济体内投资级债券和分红率相对较高的股票有望获得青睐,其中兼具升值潜力和相对高票息的人民币债券吸引力进一步增强。2018年,美、日、德、英四国中,分红率大于3%的股票主要分佈于金融行业,而中国股市中这一比例最高的为可选消费行业。